ロストワンの号哭

我才不要当你弟弟!2【雷卡】

小学生文笔*OOC*

私设如山*前篇上翻个人主页*

沙雕作者见谅*

祝阅读愉快*


    太阳实在是过于光芒四射,炽热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卡米尔的的脸上,促使他醒了过来。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醒来后头疼的厉害,思绪混乱无比,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晃晃悠悠地走向客厅,喝了杯水,头疼才缓解了一些,突然,一些记忆被一股脑塞了进来,卡米尔努力的想把这些断片拼凑起来——他不记得昨天发生什么事了——不对,昨天好像被埃米叫去喝酒了?然后,然后呢?


    记忆到此为止,卡米尔完全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要不然给埃米打个电话?


    “喂?谁啊?...卡米尔啊,有什么事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嗯...我想想...哦哦!昨天晚上你喝醉了,大家又都不知道你住在哪,就拿你手机打了个电话。打的是谁的电话...备注上写的是‘大哥’吧?是啊是啊,他就接你回去了。说起来你和你哥长得还挺像的嘛...喂喂!别挂我电话!卡米尔!”


    卡米尔叹了口气,虽然早有预感是雷狮接他回去的,但内心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可这通电话让侥幸都没了...


   该怎么解释呢?从以前开始,大哥就不希望自己像他一样喝酒,当他问雷狮为什么自己都不戒酒的时候,雷狮是这么回答的:“就是因为我知道喝酒不好,才希望你不步我的后尘。”


    嘶...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该怎么解释啊...


    卡米尔思索许久,也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正当他打算起身喝口水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了。


    “卡米尔!醒来了没?!起来吃早餐了!”雷狮一进房门就看见在地上思考人生的弟弟,脚步顿了顿,弯下了腰,用一种哄孩子的语气说:“卡米尔,吃早饭了,快去洗脸漱口。”


    卡米尔也仿佛成了个小孩子似的,乖乖的去了洗手间。白色的泡沫带着一股甜味,在唇齿间徘徊,但这不是他喜欢的甜——甜品毕竟和牙膏不一样。


    洗漱完毕,看着面前一团黑黑的东西,不禁苦笑了一下,平常都是自己做饭,的确不能抱太大期望。雷狮叹了口气,说:“卡米尔,如果实在不想吃就算了,等会出去买点面包给你。”


    “没关系的,看上去很美味。”卡米尔说着,用叉子叉起了煎糊了的培根,吃起来满嘴的苦涩。面无表情的吃完早餐,将叉子放下。时机也差不多了吧?卡米尔不禁有点害怕,雷狮一直没打算问的态度反而让卡米尔感到更多的不定性。按平常来说,拖了这么久,早该来暴风雨了,但今天怎么...


    “卡米尔。”


    雷狮站起身来,盛着星辰大海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卡米尔。

    “不用和我解释昨天的事,既然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那么想去哪里就是你的自由。”


    “我先去画稿子了,另外,我以后都不会管你了。”雷狮把餐具一推,转身就走进了间,只留个了卡米尔一个冷漠的背影。


    卡米尔愣了片刻,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昨天下午还好好的啊...那也就是说,是昨天晚上的问题?可自己已经没有了那时的记忆,不知道问题之所在,就更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雷狮对卡米尔态度的改变使卡米尔思绪蔓延开来,渐渐的,思绪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反正今天是休息日,出去散散心吧。


    “哇!卡米尔你又射中了!唉...我老是射不中呢,不行,我一定要射中一次!”金大大咧咧的叫着,看着卡米尔一次又一次的用枪射中了靶子,金不禁感到有些沮丧。


    转眼之间,卡米尔的手上已经拿了一堆的大玩偶,微微叹了口气:“我拿不下这么多了,我等会送你点吧。”


    金摆摆手,耳边翘起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晃啊晃:“不行不行,格瑞和姐姐都说不能乱拿别人的东西!”

 “ 那你帮我...”    “嗯?帮你什么?”


    卡米尔一想到上午时雷狮说那些话的口气和神态就不想回那个家了。“啊...没什么,那你帮我拿个袋子装一下吧,这样方便点。”  “哦哦,那卡米尔你等我一下啊,我这就去帮你拿袋子!”


    看着金快速跑动的背影,卡米尔不禁笑了起来:金永远都是那样,活泼,开朗,乐于帮助别人。性格很好,人缘也就很好,哪像自己...卡米尔弯了弯嘴角——这是自嘲的笑——算了吧,人缘这种东西,自己还是不要奢求了。


    等金的过程中,卡米尔隔着几十米就看见了雷狮的编辑安迷修,那一根棕色的大呆毛和用发胶弄的杀马特造型实在是太过于显眼,突然,安迷修对他招了招手:“唉!恶党的弟弟!卡米尔你过来一下好吗?”


    卡米尔依言来到了安迷修身旁,安大编辑一脸的严肃,瞪着那双柔和的绿眼睛,对卡米尔说:“卡米尔,你能帮个忙吗?是这样的,你哥哥拖稿拖太久了,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找你帮忙的,你一定要帮我们去催一下,你哥哥这人品行实在是恶劣%*&$#%*&$.....”


    卡米尔心不在焉的应答着,不知如何是好,跟安迷修说自己和哥哥闹僵了也不太合适...就算真的要开口又得怎么说啊...


    “唉!卡米尔你的袋子!安迷修?你怎么在这?”

“啊哈哈,我,我和艾比小姐一起出来玩,金你来干什么?”


   金指指卡米尔手里的玩偶,说:“我当然是来玩射击的,可是卡米尔太强了,我又不怎么擅长这块,就一个都没拿到...”安迷修安抚的摸了摸金的头,正准备开口安慰,一阵吼声传来:“安迷修!你赶快给本小姐回来!”  “啊那个,艾比小姐叫我回去了,再见!”安迷修一听到这阵吼声,就飞快的跑了。


    嗯,男女朋友吗?恋人啊...如果我和大哥...


    喂!卡米尔!卡米尔敲了敲自己的头,脸上越来越红。


    想什么呢你!

———————————————————————

那什么,可能第七章或第八章会有车...

前提是我会更到那




萌新【沙雕】文手的试图置顶

这里号哭er,沙雕又话废的文手一只。

主写凹凸和Fate,文笔太渣望阅读的太太们谅解。

受不了请轻喷。

如果能评论就好啦!

手残党,没儿子没女儿,空巢老人一只...

我才不要当你弟弟!【雷卡】

纨绔公子画手雷x大学实习上班卡
注意⚠️严重OOC*小学生文笔*
*OOC属于我,幸福属于他们
“嗡嗡...嗡嗡...”雷狮睡得正香,听到了手机的声音。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眼皮勉强抬了抬,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咕哝着读了出来:“安...老...妈...子...”修长的手指点上发光的手机屏幕,刚接电话,就一顿狂轰乱炸:“雷狮!截稿期快到了啊啊啊啊啊!你什么时候交稿子啊!再不交稿子来不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一阵“魔音贯耳”让雷狮彻底的清醒了,烦躁的对着手机吼了一句:“安泥鳅!你他妈烦死了!老子正在睡觉呢你他妈叫什么叫!我不交稿子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挂掉电话,拉黑,把安迷修的备注改成了不要接。
迷迷糊糊又要睡的时候,有一个电话打来了...这次,社会你雷总彻底发飙了。接了电话就一顿狂吼:“你他妈谁啊你!轮流半夜给老子打电话不让老子好好睡觉很高兴是不是?!你他妈自己不用睡觉啊你?!”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督了一眼名字,雷狮突然惊恐了(?)卡卡卡...卡米尔???我我我刚才是不是对自己家老弟吼了一通并挂了他的电话?没有!肯定没有!是我的错觉!我刚才肯定看错了!(作者:雷狮,接受现实吧)


雷·超级弟控·作为一名弟控刚吼了自己弟弟并挂了人家电话·狮不禁忧伤的扶额,思考自己该如何跟自家老弟解释。喝醉酒了?不行不行,这样自己就只能睡沙发了。弄错人了?虽然是实话但估计卡米尔不会信...催眠卡米尔说没听到,消除记忆?得了吧自己不被催眠就不错了...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那卡米尔也会问自己的吧?
雷狮纠结的的不得了,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都怪那个祸害人间没马的傻逼骑士安大妈!(安迷修:???)要不是他,我雷狮怎么会对卡米尔吼?就这样,雷狮没有任何愧疚之心,良心泯灭的为自己找了一个辩解的理由。突然,卡米尔的电话又打过来了,雷狮酝酿了一下,接了电话,用一种愧疚万分的语气说:“卡米尔啊,你听我说,刚才...”“额...那个您是卡米尔他哥哥吗?我是他的同学埃米!卡米尔他喝醉了,您能来接吗?”雷狮懵了,那个机智勇敢冷静聪慧高贵冷艳真挚深沉美丽动人迷人大方的卡米尔也会喝酒?还喝醉了?“嗯...哦...卡米尔的同学...是叫埃米是吧?我回去接的,等我一下哈。”
雷狮挂了电话,开车去向埃米所说的酒店,一边打方向盘一边想:卡米尔他怎么会去喝酒?这不正常啊...雷狮想了想最近越来越冷漠的弟弟,啧,真他妈烦!想到这,雷狮踩着油门的脚又重了一些,黑夜中,一辆豪华跑车呼啸而过。
A市的夜生活非常丰富,无论多晚都是灯火辉煌。赌博,强*奸,贩卖人口,走私军火,性*交易,在美丽的灯光下,这些肮脏不堪的东西反而更加猖狂,黑夜为他们遮挡了一切。
雷狮慌忙赶过去,就是怕卡米尔被这些肮脏的东西所染指,卡米尔在他的保护下,依旧保持着一颗纯洁无暇的心灵,他自己就染上了这份肮脏,不希望卡米尔再步他的后尘...雷狮攥紧了方向盘,骨节和青筋都会爆了出来。到达地点以后连忙下了车,奔向房间内,推开门大声的叫:“卡米尔———”这么一叫唤,整个房间的人都看着他,雷狮一进门就看到卡米尔不省人事的躺在沙发上,脸上泛着一种酡红,眼角还带着一丝泪水。他连忙把卡米尔背到了身上,唯恐他成为泡影消失不见。
回到家里,雷狮拿沾了水的毛巾擦着卡米尔的脸,突然听到卡米尔不知在咕哝些什么,凑近一听,却听到了一句话...
“大哥...我才不要当你弟弟呢...”